主題: 這老爺子,牛!

  • 這年頭、寂寞
樓主回復
  • 閱讀:10795
  • 回復:0
  • 發表于:2019/6/19 10:43:40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信陽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憑借一個彈殼就能撥開重重迷霧,僅半枚指紋就能鎖定真兇。

身經百戰,屢建奇功,被稱為中國警界重大疑難刑事案件痕跡鑒定的“定海神針”。

英雄不老,85歲仍在忘我工作。

刑偵痕跡檢驗專家崔道植傳奇在哪?初心是什么?今天,我們一起走近國寶級刑偵專家崔道植。


僅憑彈殼斷定兩地的命案系同一槍所為

1996年3月至12月,北京、河北連續發生7起襲擊武警、駐軍哨兵、搶劫武器彈藥、持槍搶劫殺人案。1997年七八月間,新疆又接連發生3起持槍搶劫巨額現金案。公安部將此案列為1997年“中國刑偵一號案”,國際刑警組織也將此案列為當年國際第三號刑偵重案。

因為案發現場留有步槍彈殼,案件偵破重點定為以彈定槍,按槍找人。當時,北京方面的專家認定北京現場遺留的彈殼彈頭是“八一自動步槍”打出的,而新疆方面的專家認為,新疆現場的彈殼彈頭是“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射出的。北京和新疆,相距3000多公里,兩案是否有關聯?公安部刑偵局從黑龍江緊急調派了崔道植。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經兩天三宿的反復研究,崔道植最后得出結論:北京和新疆現場遺留的彈殼彈頭是同一支“八一自動步槍”打出的。

崔道植的結論一出,專案組迅速轉變偵破方向,并案深挖,一周之內就將奪槍三支、殺死15人、搶劫上百萬元的犯罪分子白寶山抓獲,頭號大案得以告破。

依靠彈殼判斷獵槍廠家

2000年12月,河南鄭州發生犯罪團伙持槍搶劫銀行、電信營業廳案。提前到達現場的公安人員認為,現場的彈殼是兩支槍射擊后留下的。崔道植反復觀察,最終確定獵槍是湖南長沙武器研究所生產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循著這個線索,警方抓獲主犯張書海,并在其住處查獲5連發獵槍一支以及獵槍子彈數百發。令人驚奇的是,這支獵槍的生產廠家竟與崔道植的鑒定結論完全吻合。

所有廠家的獵槍彈殼痕跡都得照下來

世上沒有能夠留下同樣指紋的兩只手,也沒有可以留下同樣彈痕的兩支槍。槍械在擊發子彈的過程中,會在彈頭和彈殼上留下摩擦痕跡,這些痕跡正是警方進行彈道分析、尋找槍源的關鍵線索。白寶山案告破,正是因為崔道植平時積累的、對“八一自動步槍”和“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彈殼擦痕細微差別的觀察。而張書海案,崔道植之所以能夠快速鑒定出獵槍廠家,同樣來源于平時的積累。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崔道植:我們國家生產的所有獵槍彈殼的痕跡都得照下來。

記者:這個量會有多大?

崔道植:連作廢的都在一起,可能照了幾千張照片,這個我都有。我這六十多年辦理槍彈案子,隨時辦案,隨時收集。

靜得下來,認認真真地下笨功夫,一直貫穿著崔道植刑事技術鑒定工作的始終。一把槍的膛線會被磨損,彈殼彈頭上留下的痕跡也會有所不同,為了搞清楚兩者之間的關系,崔道植的辦法是做試驗。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崔道植:一把槍打到三千發,按照部隊來說,這個槍就基本上達不到正常的彈道痕那個要求了。我一個一個照相,第一發到一百發,我看能不能對上,一直對到第三千發。

記者:您還真是有心這么一發一發地,那時候鑒定沒有捷徑可走嗎?

崔道植:必須得這么做,當時就是這樣,沒有什么自動識別系統,就是純人工。

記者:這是比較笨的一種方法。

崔道植:最笨的方法,但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近70年的從警生涯,崔道植檢驗鑒定的痕跡物證超過了7000件,無一錯案。

老伴患阿爾茨海默病 邊照顧老伴邊辦公

1994年,崔道植已達退休年齡,但他并未因此離開刑偵一線。每年公安部、黑龍江省公安廳都要十幾次甚至二十幾次抽調崔道植參與疑難案件偵破工作。但2011年,崔道植的老伴開始出現阿爾茨海默病的癥狀。她不止一次走丟,記憶漸漸消退,甚至忘記了孩子的名字,自己的名字。但她會經常說一句話:“我要上省公安廳,我要痕跡檢驗。”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老人家殘存的這一點記憶背后,是崔道植幾十年的職業生涯中,高頻率高強度地出現場、長期不能在家的事實。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崔道植:從那開始我的心理負擔確實很重,再一個確實虧待她了。

記者:既然愛人有病了,其實可以把一些工作推掉,可以在家里面照顧。

崔道植:我這點也是很要強,自己工作你說馬上停吧,好像心里總像有負擔似的。

記者:但您都已經退休了。

崔道植:但在我這里沒有什么退休的概念。


一年前,為了節省出更多的時間,也為了減輕孩子們的負擔,崔道植帶著老伴搬到了養老院居住,一塊兒帶去的,還有自己的全部痕跡鑒定設備。因為崔道植的家庭情況,公安部盡量不讓崔道植到現場,但一些疑難案件仍然需要他的參與。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一年多來,崔道植一邊照顧老伴,一邊以養老院房間作為自己的辦公室,不斷接受公安部傳來的痕跡鑒定樣本和檢材,鑒定完畢后再通過網絡傳至公安部。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崔道植:老伴有這個病,她老是看著我,怕丟了似的,我上廁所她也要看看。一般晚上9點鐘,我會陪她睡覺,要不然她自己不睡。大概過了一個小時,聽著她睡熟了,我就悄悄出來干活,干到十一二點左右。早晨4點鐘我再醒,繼續干。5點半我拉著她一起走走,這樣就節約一點時間,PPT都是這么節約時間做的。

記者:做PPT也是為了與更多人分享這些經驗?

崔道植:對,說實在的我已經85周歲了。從唯物主義說,人的生命不是無限的,給我留的時間不多了,我想給年輕的人留一點東西,讓他們做參考。


“如果有來生,我還愿意做這項工作”

在崔道植的生活里,我們看到了國與家無法兼顧的矛盾,但是崔老說,有國才有家,國好家才好。“我很小就沒有父母,我的生命、我的所有知識都是黨給的,我一輩子就是抱著對黨感恩報恩的思想。”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崔道植說,參軍后,指導員送給他的兩本書對他影響很大。一本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一本是方志敏的書。

“我清楚地記得方志敏寫的‘清貧、潔白、樸素的生活是革命者能夠戰勝許多困難的地方’,”崔道植說,“按照黨對我的要求,我基本上做到了問心無愧。如果有來生,我還愿意做這項工作。”

戳視頻,查看詳細報道

↓↓↓

△視頻 | 崔道植:讓痕跡說話

來源:央視新聞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期 平特 尾